清水一丝甜

我爱沈老师and洋洋啊啊啊啊
虽然我知道不会有人想要我的画(*•̀ᴗ•́*)و ̑̑但素!我还是不要脸的说一句要转载先争得我同意呐

明天住宿〔手动拜拜〕


【魔道祖师历史体】哦,八卦,我爱了

  【后宫成群,呵,我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魅力】

  薛洋:……

  后宫是啥子玩意???

  【“大家好这里是秦清水,”秦清水走在街道上,磕着糖,后面跟着魏梦醒,“我们现在在栎阳地界,我可是特意来这里买薛洋同款饴糖吃的呢。”】

  〔啊啊啊啊我也想吃洋洋最常吃的糖QAQ〕

  〔魏无忧v:我吃过,太甜了〕

  薛洋切道:“糖哪有太甜那个理?”

  【“我们洋洋的八卦可是不少呢,关于他的对象……咳,我本人是比较喜欢降薛啦,降灾前辈真的超宠洋洋的!”】

  〔降灾v:呵,算你识相。〕

  〔哈哈哈哈哈降灾前辈实力威胁,主人控的威胁哈哈哈哈〕

  〔降灾:我特意来威胁你就问你感动吗

  清水:不敢动不敢动

  hhhhh〕

  薛洋:……降灾……不是……

  薛洋脸上表情皲裂了,我擦擦擦擦擦擦降灾不是前几天那黑衣人送给我的佩剑吗???

  【“当然,晓薛薛晓也是一个粉丝上万的群体,当然谁攻谁受尚待考究。”秦清水道,“这俩真的相爱相杀忒多,当然本来关系也不咋地。我其实不太看好这对,晓星尘和薛洋之间隔着的东西太多,三观就差的不是一个档次。当然不代表我不吃啊,就像难平大大那篇我就很喜欢,但是其中刀子差点把我扎成血窟窿,才™终于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难平大大笔下的这俩虐哭我啊QAQ〕

  〔不知道被虐哭了多少次( •̥́ ˍ •̀ू )嘤嘤嘤~〕

  〔冷静姐妹们,虐虐更健康〕

  〔那™虐的都快让人抑郁了还虐虐更健康,还有劳资是男的〕

  〔降灾v:呵呵〕

  薛洋:晓星尘是谁?(黑人问号)

  另一主人公晓星尘则一脸懵懂的看着光屏。

  【“再来,宋薛,”秦清水道,“晓薛很虐,但是宋薛也是能虐哭人的,尼玛历史上薛洋前辈做的太绝直接把宋岚前辈练成了凶尸还屠了整个白雪观,连个甜文念想都不给,我也是日了狗了,只能看无脑甜,原线顺势而下的基本上都是刀。”】

  〔降灾v:我可不觉得我家主人会喜欢一个臭道士〕

  〔降灾前辈又是给宋薛女孩狠狠一刀〕

  “……”宋岚懵逼脸。

  薛洋挑眉:“哟,这降灾挺懂我嘛,知道我最讨厌那种仙门名士。”

  【“然后就是我第二喜欢的,恶友,瑶薛!”秦清水眼睛瞬间亮起,“瑶瑶对洋洋真的超好的!一人掀摊一人善后,而且两个人是同类人,三观差不了多少。而且据野史说明瑶瑶在洋洋临死前发过誓说待他身死就下去找他,简直就是给了我们臆想空间,哪像晓星尘和宋岚,一个说了句‘薛洋你真恶心’,另一个一见面就是‘你欺他眼盲骗他好苦’真他妈直接断送甜文大好前程。”】

  〔1551恶友超甜的〕

  〔默默问一句清水姐姐吃谁攻〕

  〔盲猜薛瑶,我记得清水姐姐很喜欢看受宠攻情节〕

  〔魏梦醒v:打破楼上猜想,她和我一样吃瑶薛母子组〕

  〔噗母子组可还行我们虽然叫金光瑶瑶妹但他他妹的是个汉子啊!〕

  孟瑶表示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你才瑶妹你全家都瑶妹。”

  “去他妈的母子组老子才不是他儿子!”薛洋炸了。

  【“再来,双鬼道和湛洋一起说,我相信这不可能是真的,但改变不了我磕的事实,”秦清水道,“啊,为什么不可能?姐姐,忘羡石锤了都。但是双鬼真的很甜啊。羡羡和洋洋就是两个天使啊啊啊啊,一个好的没边,一个坏的透彻,两个极端,但也很纯净,因为他们都不屑于那些心机深沉之人。湛洋也很甜啊啊啊啊。”】

  〔魏无羡和洋洋绝对在一起绝对是浪里个浪〕

  〔蓝忘机和洋洋在一起……咳,这辈子是脱离不开鬼道了是吗〕

  〔我还记得难平大大那篇魏无羡和薛洋一起祸害云深不知处哈哈哈哈哈〕

  〔湛洋真的不太好,洋洋最后还是被蓝忘机重伤才死的呢QAQ〕

  蓝启仁:……真是气煞我也!

  蓝忘机:……(莫名其妙被点名)

  魏无羡:嗝?看来我们很合得来呢。只要你陪我一起犯家规我们就是好兄弟!

  薛洋:我™一个都不认识。

  聂怀桑:……(莫名其妙背后一凉)

  【“澄洋了解下?”秦清水挑眉,“有个傲娇霸总攻岂不美哉。”】

  〔哈哈哈哈霸道总裁江澄〕

  〔霸道总裁病娇妻(挑眉)〕

  江澄:……

  “哈哈哈哈!”虽然不知霸总和病娇为何物,但笑肯定没错。

  【“还有温若寒和薛洋这对冷门。夸了一辈的恋情。”】

  〔捡孩子捡到洋洋是吗哈哈哈哈温总运气也不是很差的样子〕

  〔要是捡了洋洋怕是和老江宗主捡了羡羡一样整个宗门鸡飞狗跳哦〕

  温若寒:……

  老牛吃嫩草?他?!

  温家两位公子齐齐懵逼。

  薛洋:……

  江枫眠那叫个欣慰啊,终于有人和他一样难了。

  〔清水清水!下一期我要看聂导!〕

【魔道祖师历史体】哦,八卦,我爱了

  【不忍直视!某宗主竟棒打鸳鸯!】

  众人:……

  有毒吧!!!

  〔什么鬼玩意儿〕

  看着屏幕上的桌位,众人懵逼,这是在吃饭?

  【“嘿嘿,大家好这里是清水!”秦清水话是这么说,但完全没看镜头,正在认认真真的涮肥牛。】

  〔woc我明明已经吃饱了可是为毛还是那么饿〕

  〔清水姐姐在和宇斌少主约会?〈挑眉〉〕

  〔yoooooo〕

  〔金宇彬v:你们是瞎了吗,魏梦醒魏无忧蓝几秋聂酒歌江明涯和江明黛这么多人你们一个都看不到?〕

  众人可没管那么多,少年们看着那菜,眼睛都直了,尤其是在看直播的云梦少年们,瞧瞧那火红的辣油,看着都香啊!

  在云深不知处几乎不沾油水的树皮汤荼毒下,魏无羡恨不得钻到屏幕里去和他们一起吃。

  【“因为这次要讲江晚吟先辈的八卦嘛,所以就来了云梦,既然来了云梦,就要入乡随俗,”秦清水将肉蘸了蘸酱,吃了,道,“所以当然要来吃吃现代云梦特色的鸳鸯锅,这家的火锅可是超有名的!”】

  〔艹我酸了,我也想吃QAQ〕

  〔别看了你吃不到〕

  魏无羡懵逼了一瞬,问:“江澄,我们云梦有火锅这玩意儿吗?”

  “你傻啊,他都说了是现代云梦!”江澄也馋啊。

  “嗯,你们不觉得这汤奇怪吗,又白又红的八卦形。”这是某位同窗少年,“而且红的那处辣椒也太多了吧。”

  “你懂什么,云梦人可是嗜辣如命的,哪顿饭桌上缺了辣椒,那是没有灵魂的。”魏无羡反驳道,“就像莲花坞,我和江澄吃的莲藕排骨汤可是基本往死里加辣的,我是基本五罐辣椒起步,江澄差了点,大概三四罐的样子,虞夫人江叔叔和师姐的口味可不比我们淡多少。”

  少年们目瞪口呆。

  【“啧啧啧,香啊。”秦清水吃的老满足了。“我们今天就来八一八江晚吟前辈。

  江澄,字晚吟,那个传闻中单身狗一辈子的苦逼娃子。”】

  〔hhhhh清水姐姐,紫电正蠢蠢欲动朝你飞来〕

  〔三毒警告!〕

  江澄:……有毒吧!

  魏无羡:hhhhh你居然单身了一辈子。

  江氏夫妇:……

  【“因为单身狗的缘故,所以与狗这个物种非常合得来,”秦清水扶额道,“我其实对狗还是蛮喜欢的,只要他不拆我家的话。而且江宗主的起名风格真的令人不敢苟同。什么妃妃小爱茉莉仙子姗姗这都是什么起名鬼才才能想出来的名字。”】

  〔hhhhh江家起名废实锤!〕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众少年:……这名字……

  【“江晚吟的择偶标准相信你们都有所耳闻,”秦清水笑道,“素颜美女,温柔听话,勤俭持家,家世清白,修为不能太高性格不能太强话不能太多嗓门不能太大花钱不能太狠。对金凌好。江宗主,你是在给小金宗主找后妈吗?(●—●)”】

  〔绝对是在找后妈吧,这标准几乎就是照着江厌离姐姐来的啊〕

  〔绝逼思姐成疾,深度姐控〕

  江澄:……

  “噗这个择偶标准还真没多少人可以达到。”魏无羡大笑。“等等为什么是找后妈???”

  盲生你看见了华点。

  【“就目前而言,我能想到不计性别符合标准的就仨,江厌离,蓝曦臣以及蓝思追。”秦清水道,“所以我们大胆八卦,离澄,曦澄,嗝剩下这个追吟真的有人吃吗?思追小天使整整小了江晚吟一圈啊。”】

  〔神特么离澄,师姐果然云梦第一总攻〕

  〔哈哈哈哈我还记得当年吃的离轩哈哈哈哈哈哈〕

  〔别看了,离轩石锤了都〕

  金子轩:wtf?!我是受?!!!

  江澄炸了:“那他妈是我姐啊啊啊啊啊啊!”

  江厌离:……

  【“首先,离澄,”秦清水道,“姐弟恋真她妈香,骨科啥磕的不要太爽。尤其是温柔攻傲娇受神马的超香好吗?”】

  〔hhhhh难平大大的离澄真的超香〕

  〔云梦女攻男受名不虚传〕

  “所以……”魏无羡沉吟,“虞夫人是攻?”

  ……

  大哥你的关注点怎么与众不同???重点不应该是离澄姐弟恋吗?

  【“姐弟恋又咋了,看看老娘,当初不仅磕离澄姐弟恋,还磕情宁姐弟恋,”秦清水道,“还有cp这一点,据江厌离师姐的手记所述,你们厌离姐姐可是磕双杰的哦,就是江澄×魏无羡。但是她一直在纠结谁攻谁受。”】

  〔woc厌离姐姐忘羡是有锤子的双杰不存在啊QAQ咳,双杰真好磕〕

  〔噗,当然是邪魅狂狷攻傲娇冷酷受!〕

  〔楼上放屁明明是深情不自知攻神经大条低情商受〕

  “情宁是谁?”魏无羡的观点始终异于常人。

  “重点不应该是未来有人磕江兄和魏兄是道侣吗?”聂怀桑弱弱说。

  江澄道:“我特么才不可能和他搞。”

  【“啊,你们也不给我留点,都快吃完了QAQ”秦清水一脸惋惜的看着桌上所剩无几的菜,“咳,算了,反正我也不大饿,再来说曦澄。萌这一对的可以和萌曦瑶的人数不相上下呢。作为一个杂食党,真的是来者不拒呢。如果是曦澄那真的是双杰变妯娌了。”

  hhhhh,当初江澄发现蓝忘机拐了他家大师兄的时候,为时已晚,发出了老江宗主一般的仰天长啸”

  “你麻痹的蓝忘机特么的居然觊觎我家猪这么久还特么拐走了?!!”】

  〔果然亲父子〕

  〔灵魂长啸〕

  〔hhhhh都被拐了发小可还行〕

  江晚吟:……

  江枫眠:……

  魏无羡:王德发蓝忘机喜欢我?????〈惊恐〉

  蓝忘机:……

  蓝曦臣:忘机你……

  【“当然,不要受择偶标准迷惑,像我,就还吃奶爸组澄瑶,还有澄洋,江澄和薛洋哈哈哈哈hhhh”】

  〔清水姐姐你口味是真的广泛〕

  莫名其妙被cue的薛洋:嘎?

  孟瑶:……?

  江澄:……怎么不是骨科就是男的……

  【“嗯?”】

  〔woc清水姐姐我要听薛洋!〕


【魔道祖师历史体】哦,八卦,我爱了

  【男默女泪!结义三兄弟竟为狗血三角恋,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清水姐姐你真的是逐渐标题党化〕

  〔woc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鬼题目hhhhh〕

  魏无羡:嚯,有意思。

  江澄:抱着西瓜等待开讲。

  【“三尊,分别为清河聂氏赤峰尊聂明玦,姑苏蓝氏泽芜君蓝曦臣,兰陵金氏敛芳尊金光瑶,至于排位,你们就按身高来记,最高的那个是赤峰尊,最矮的那个就是敛芳尊。”】

  〔敛芳尊:我怎么感觉你在说我矮〕

  〔金光瑶:你是不是想让我刨你祖坟?〈微笑ing〉〕

  〔金光瑶:我砍你头哦?!〕

  孟瑶: 我哪里矮了?! 我他妈只是还在长身体?!

  聂明玦:……

  蓝曦臣:微笑ing

  金夫人:好啊,又是私生子〈等我回去就给你绝育〉

  【“三角恋这个……嗯,怎么说的,毕竟我们这里曦瑶聂瑶聂蓝啥啥玩意儿都有,”秦清水翻着最新一期难平的同人文本】

  〔woc难平前辈更新了?!清水姐姐你可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哪家话本全?秦清水。〕

  〔啊啊啊啊我酸了〕

  话本爱好者聂怀桑表示十分好奇,双眼发光的看着秦清水手中的话本。

  魏无羡惊了:“wow居然还有同人文本,这是多奇才。”

  【“聂瑶这个,就有个说法,就是相爱相杀,”秦清水道,“最后看破红尘的聂怀桑前辈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把两个人踹到了一个棺材里,打雷闪电,‘日’久生情。”】

  〔hhhhh怀桑巨巨hhhhh慧眼如炬,行动实力派啊哈哈哈哈〕

  〔难平前辈实属神人也〕

  〔哈哈哈哈怀桑前辈后来你被打了吗?〕

  〔聂怀桑:三哥变大嫂可还行〕

  〔聂怀桑:大哥,你是木头吗?〈鄙夷〉我都看出三哥对你有非分之想了你怎么还在那边作媳妇?〕

  〔聂怀桑:大哥,你媳妇要跑了你知道吗?〕

  〔聂怀桑前辈暗中推波助澜hhhhh〕

  聂明玦手中的杯子,裂了,怒道:“聂怀桑!”

  “woc宗主冷静冷静!!!”聂家一众长老大骇。

  彼时于云深不知处的聂怀桑尚且不知,还在津津有味的看着他哥的八卦,突然背后一凉,一个喷嚏打出。

  孟瑶:……突然就有点不敢直视聂二公子了。

  【“二人可是标准棺配,当然这只是我们的八卦,正史是敛芳尊杀了赤峰尊,弟弟杀了敛芳尊给哥哥报仇的故事而已。”】

  〔粉碎幻想〕

  聂怀桑:……

  嗯?难道是因为大嫂发现大哥是快木头然后被直男行为烦的不行,最后快刀斩乱麻直接杀人让他是自己的还不会让他困扰,我发现了干脆杀了大嫂下去陪大哥,合葬让两具凶尸干柴烈火???重口,太尼玛重口了!

  【“再来曦瑶,”秦清水淡定道,“二人初见就是敛芳尊救下了被拐至青楼的蓝曦臣,英雄救美,最后以蓝曦臣被算计捅了金光瑶一刀砍下他一臂,被已为凶尸的聂明玦拧断脖子,阴阳两隔的凄婉结局为收尾。故有‘雪落泽芜空朔月,花尽敛芳徒恨生’的说法。”】

  〔看着自己的爱人和别人合棺吗,那可真够悲剧的〕

  聂怀桑啧道:“曦臣哥哥好生可怜,深爱不自知,杀了自己的心爱之人,最后还被大哥横刀夺爱,关在棺材外面,看着大哥和三弟走向道侣的路啧啧啧。”彼时聂怀桑已经脑补了万字狗血三角恋。

  旁边的魏无羡脚底一滑,江澄更是险些摔倒在地。

  wodema聂兄你到底脑补了啥玩意儿啊。

  路过的蓝曦臣:……

  孟瑶:我特么怎么不知道我魅力这么大……

  【“最后,也是蛮有争议的一对cp,聂明玦×蓝曦臣,为什么这么说呢?”秦清水苦恼,“这一对攻受很难定啊QAQ,聂明玦前辈那么A,可是蓝家人都非常A,纠结的要死啊(눈_눈)大概按照难平前辈的文就是说,聂大指责瑶妹,蓝大护着瑶妹,一来一去,擦枪走火,外加这俩都有养弟弟心得,然后,弟控组诞生了。”】

  〔噗,想起聂导我就想笑,聂导啊聂导,你到底知不知道扇子玩得好哥哥死的早啊_(:з」∠)_〕

  〔弟控组可以有啊emmmm〕

  聂明玦:……

  蓝曦臣:……

  孟瑶:……

  未来的三尊莫名沉默。

  温若寒:真劲爆。

  【“嗯,老规矩?”】

  〔我要听江晚吟前辈的八卦!〕

【魔道祖师历史体】哦,八卦,我爱了

  【惊了,豪门恩怨何时了,欢迎收看今天狗血八点档】

  众人:……

  什么鬼玩意儿。

  〔hhhhh我没想到清水姐姐你是这样的标题党〕

  〔哈哈哈哈知名表情包主播上线hhhhh〕

  〔我的妈这直播封面的表情包有毒哈哈哈哈〕

  【“大家好这里是清水,今天我带你们走进岐山八卦。”】

  岐山众人:……

  【“当年那一辈的家主长的都那叫个帅啊,且不说江枫眠先辈和青蘅君先辈,就算是那个金家老种马也是帅啊。”秦清水感慨,“我们温总,也是那么个佼佼者,长的老帅老帅了呢。”】

  〔实不相瞒我之前脑补的金光善就是跟那天行九歌里的翡翠虎一样的说〕附图ing

  〔hhhhhwodema翡翠虎,好歹想想金子轩先辈可是世家公子榜第三啊如果金光善长这样那金子轩咋上榜的hhhhh〕

  金光善:……

  你们对我的样子有什么误解:)

  看到那张附图直接喷了的众人:woc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子轩:……

  【“但我一直都有疑问,温总你他妈娶的谁啊,”秦清水皱眉道,“你到底是怎么生出温晁和温旭这俩狗币的?就算是娶妻娶贤但那贤惠的妻子到底是长的多丑才能生出长的这么油腻的温晁。就算你是捡的,也不见得捡这么丑的人啊,你看看人家老江宗主,人亲儿子世家公子榜第五,就算是兄弟之子都他妈有世家公子榜第四。”】

  〔hhhhh看了玄正时期的美男再看看温晁差点没吐出来〕

  〔哈哈哈羡羡和澄澄是温晁那狗币能比的吗哈哈哈哈〕

  〔别怀疑,应该是捡的,但是温总手气不咋地〕

  温若寒:……啊,你们怎么发现的。

  温旭:……父亲,你……

  今天温大公子发现自己不是父亲亲儿子而差点吓昏过去。

  温晁:艹你们他娘的才丑?!

  这是一个还没搞清楚情况的温二公子。

  魏无羡:这瓜真好吃。

  江澄:有意思。

  【“捡的这个说法成立是成立,但是为什么不成婚呢?”秦清水满脸八卦,“按照我们难平大大一本话本的剧情,我们可以大胆猜测。”

  秦清水仰天长啸:“温若寒和蓝启仁有一腿!!!”】

  〔woc清水姐姐你有种去云深不知处喊〕

  〔金宇彬v:你他丫的吼毛吼啊!老子在你楼上吓到差点栽下床〕

  温若寒脸上僵硬了一瞬,然后嘴角不自觉抽搐。是因为我打不到你们所以你们飘了是吗?:)

  蓝启仁手中可怜的茶杯“啪喀”一声,裂了,随即脸色扭曲,斥道:“荒唐!胡闹!罔顾人伦!!!”

  蓝忘机&蓝曦臣:……

  青蘅君:……启……启仁啊……

  云深不知处求学少年们:嚯,好大一口瓜。

  【“据藏色先辈的手记中,自带八卦滤镜,当年温若寒前辈,可是和藏色先辈一起刮蓝启仁胡子的狐朋狗友,一起在抄家规的边缘大鹏展翅,但是就特别喜欢捉弄蓝启仁,于是在藏色先辈眼里,就是两人有猫腻。”秦清水道,“然而我们温总的笔记,毫不留情全部否决。”】

  〔噗,前排看戏的藏色先辈,哈哈哈哈温总让你上次看戏,结果现在风水轮流转,自己被看戏了吧〕

  〔就感觉谁谁都有八卦的心〕

  蓝启仁:……〈气的要死〉

  温若寒:很好,藏色:)

  江枫眠:呵……让你上次看我戏……

  青蘅君:……仿佛想起当初气到抛弃雅正的启仁。

  【“当然其实还有种说法,就是是温若寒她妻子和化丹手私通生下的俩,”秦清水道,“当然,要真是这剧情就真成狗血剧了。还有这眼睛是多瞎才能抛弃温总和别人私通。”】

  〔如果真是这样那啊啊啊啊啊啊你不要温总我要啊啊啊啊啊让我来!〕

  〔那人绝逼眼瞎〕

  温若寒:……等我找到办法,把写这种八卦的人揪出来打死:)老子明明一直单着。

  【“行了,下期想听啥。”】

  〔三尊!我要听三尊爱恨情仇!〕

  【“好啊。”】

 

【魔道祖师历史体】哦,八卦,我爱了

   嗝,算是上次那篇历史体后的又一历史体,但是绝逼不正经好吗。
   真cp只有老一辈那些已定的还有忘羡轩离追凌,可能会有一丢丢的all薛
   其他人真的是毛线关系都木有!
   emmmm其实主要是cp选择恐惧症,因为我一个杂食的啥都吃。
 ——
 “哎呦!”这是正在打山鸡的魏无羡。

  “怎么了怎么了?”聂怀桑惊呼,“咦,这是什么??”

  江澄接过那砸中魏无羡的不明长方体,左摸摸,右按按,“啪”的一声,就像开电视机一样,天上出现了光屏。

  江澄:……啥玩意儿啊这。

  魏无羡:懵逼ing

  聂怀桑:话说我倒是有看过类似这种情况的话本。

  被惊动的玄门百家:……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清水!”女孩对着屏幕比了个剪刀手】

  “荒唐!”蓝启仁气到胡子翘起,“穿着如此暴露,还此般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魏无羡:有点眼熟是怎么肥四。

  【“上次我就说过了,这次我们是来讲先祖们的八卦呐,难平大大友情赞助。”】

  〔哦哦哦难平大大吗〕

  〔我透我得赶快把我七大姑八大姨叫来〕

  温若寒坐在不夜天城主殿之上,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光屏。

  苏涉茫然。

  【“那么,我们今天来讲江家那一对据说是怨侣的夫妇,眠鸢,江枫眠和虞紫鸢二位。”】

  〔哇这俩位的故事啥啥版本都有啊。〕

  江枫眠端着茶杯的手微不可查的紧了紧。虞紫鸢只是垂眸。

  后人都知道他们是这种关系。

  江澄闻听此言,沉默了,其他少年们都不知道说什么。

  【“我翻阅过野史了,最多人说的版本就是江枫眠真正爱的人是故人魏长泽之妻藏色散人。”秦清水道,“说的还有理有据的,蛮能让人信服的,然并卵,我,完,全,不,信。”】

  〔巧了,我也不信〕

  〔咳,我其实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相信的〕

  温若寒:(江枫眠同期去过云深不知处的家主)旁观者清,我倒是没看出藏色和江枫眠有什么猫腻。

  温旭:父亲你……

  今天的温大公子才发现他家父亲是一个对八卦关注颇多的家主。

  江澄看着屏幕,看看她倒能说出什么来。

  【“首先,江枫眠先辈的手记就全盘否认。”秦清水淡定的喝了口茶,“第一,虞紫鸢先辈看到的藏色先辈纠缠江枫眠存在是真存在,但完全没那个意思,据江枫眠先辈的手记所叙述的,藏色散人对魏长泽一见钟情,往死里撩,纠缠江枫眠先辈是因为希望江枫眠先辈向魏长泽先辈美言几句。然而,魏长泽那时就是块木头,于是藏色忍不住了,直接来了个霸王硬上弓。”秦清水翻开手中那手记】

  〔噗hhhhh那么问题来了魏无羡先辈是魏长泽先辈生的还是藏色先辈生的哈哈哈哈〕

  〔藏色先辈追魏长泽先辈下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江枫眠先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我娘是什么奇女子。

  江枫眠:……我仿佛想起了那些年被藏色纠缠着的我。

  虞紫鸢:……

  江澄:……这算什么,有其母必有其子吗……

  【“第二,”秦清水扶额,“说江枫眠先辈爱藏色先辈这个观点我是真的不敢苟同。因为就手记里来看,江枫眠和魏长泽基本可以说是一条裤衩长大的,两个人喝一碗汤什么亲密举动不要太多,更何况在发现藏色拐走了魏长泽先辈的时候这段手记就都快变成的狂草了。总结一下,大概就是这么个语气这么个内容。”

  秦清水深吸一口气:“你麻痹的藏色散人害老子心上人误会我就算了还他妈拐走我家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看起来江枫眠先辈觉得魏长泽先辈比藏色先辈重要〕

  〔所以虞夫人你真正的潜在情敌其实是魏长泽先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枫眠上一秒才喝了口茶,下一秒全数喷出。

  虞紫鸢僵硬了,感情她特么的醋了这么多年醋错了人???exm???

  魏无羡:……我爹又是什么神人……

  江澄:……我感觉有点心肌梗塞……

  【“第三,据同期温若寒温宗主的手记所述,他看到了藏色偷了江枫眠的银铃去送给了魏长泽,结果拿着银铃做贼心虚的跑走时候被虞紫鸢看见了。然后她就以为是江枫眠送给藏色的。”】

  〔温若寒:我知道内情但我选择看戏〕

  〔温若寒:这瓜我能吃一年〕

  〔hhhhh藏色先辈你牛大了,偷别人的东西送他下属hhhhh〕

  温若寒:哎呀,居然说出来了。

  江枫眠:……

  我说我银铃那会儿怎么没了,还有你丫的温若寒知道内情也不说?!

  虞紫鸢:……

  我突然感觉那时的我真傻,真的。

  江澄:这……

  【“行吧,今天就一个八卦,下期你们想听什么主题?”秦清水揉按太阳穴】

  〔那特么还用说,当然是温总和他俩儿子啦!〕

  【“行,三天后,八卦豪门岐山温室。”】

我爱白虎之咒系列(●—●)